滹沱河笔记:正定老槐树饭店吃饭有感

(1/4)
客户端
东方号

举报

举报原因:
东方资讯  >   健康 频道  >  正文

滹沱河笔记:正定老槐树饭店吃饭有感

梁东方

正定城里的老槐树饭店,原来门口真的有一棵老槐树,房子很低矮,房檐上还长着草。老槐树的枝杈从未修剪过,所以四面横生,很肆意,很不拘囿。偶尔经过,往往让人一见之下,就对这树下面的饭店、和老槐树已经成为一体的饭店,也有了古远的揣想。记得那时候进到里面,有一股浓郁的老房子的昏暗气息,门窗低矮、桌椅油腻,满满的都是经年使用的痕迹。卖饭点餐都是老式的格局,人也像是与陈旧的木板柜台一样古旧的格式里的组件。那时候吃的什么已经想不起来了,但是那种吃饭的气氛却是永远都在记忆里了。

现在随着旧城改造,旧房已经全部翻新,高大卫生窗明几净之类的进步因为少有人能对比着过去的老样子来看,所以也都成了标配一样的起码条件。可惜的是老槐树也没有了,只剩下了老槐树的名字。一楼大厅里六七张桌子,楼上则是大桌子的雅间。只有一个服务员一个厨子,所以就这一点营业面积也总是要等上好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现在的饭店已经不如从前热闹。或者应该反过来说,因为顾客少了,所以没有必要雇那多人了。

统一格式的饭店固然从外观上看是整洁有序多了,但是也同时丧失了各自从外观上就能看到的特点。少了那种从历史深处来的人文脉络与自然而然,往往也就会少了人们天然的认同。开饭店所谓的地气,就包含这一层意思吧。

经历过过去的人对过去的留恋,以及从一开始就厕身当下环境中的人对标准化的饭店场合的天然认同,都有自己的逻辑和认知脉络;只是文化氛围的流转正如流水一样,再难原汁原味地回到你眼前。生命如斯,经历过和正在经历的都将成为过去,也都将永恒。

正定城里的各家饭店几乎都有热切丸子。稍微讲究一点的,都是自己家制作的,而不是外采。老槐树饭店的热切丸子在端上来之前,是有一个先拿到微波炉里微波的过程的,当然这也不能就说人家是外采的。但是热切丸子的这个“热”字一般来说都是刚刚蒸熟以后的那个热,不是微波的热。

0条评论

点击进入 更多跟帖
热门推荐

联系我们|eastday.com All Right Reserve 版权所有